西方欲夺俄世界杯举办权 历届东道主皆多难

西方欲夺俄世界杯举办权 历届东道主皆多难

据报道,英国副首相克莱格于27日表示,希望俄罗斯被剥夺主办2018年世界杯的资格,以此惩罚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危机做出的“好战行为”,并认为普京能获得在俄罗斯举办全球最大足球赛事的美事实在令人“无法想象”。此前,德国也有政客呼吁国际足联废除俄罗斯的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理由是俄罗斯助长乌克兰冲突。面对西方国家提出的这一制裁,人们不禁也对俄罗斯究竟最终能否承办世界杯产生了疑问。而承办世界杯究竟会带来什么也引发了各个媒体的关注。

今年6月,当英国《星期日》披露证据试图证明卡塔尔通过行贿获得2022年世界杯承办权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都对接手2022年世界杯跃跃欲试。而在呼吁剥夺俄罗斯2018申办资格的同时,副首相克莱格也表示英国就有实力承办世界杯。各国为何对承办世界杯趋之若鹜?对于人们普遍认为承办世界杯会带来经济效益这一原因,几家外媒则是都拥有着不同的意见。

针对今年的巴西世界杯,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其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中援引相关专家的话表示,巴西可能会为其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上的巨额花费感到后悔。

该篇文章援引圣十字学院经济学教授维克多马西森(Victor Matheson)的话表示,尽管一些国家和城市希望可以通过良好的运作像是世界杯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事来获得利润,但从中获利却并非是一种常态。“其中的经济效益通常是零。”马西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即便有经济有适度的增长,也不足以挽回之前的投入。”也就是说投入巨大的成本,得到的却是模糊的收益。

在巴西世界杯开始前,人们谈论话题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就是当地严重的交通罢工,以及抗议者们所遭到的严厉。有人往往会鼓吹举办重大体育赛事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要多于赛事举办的花费,但随着成本逐渐上升到了最高阶段,越来越少的城市愿意为此付账。马西森表示,这是由于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是从电视和经销权中赚钱的,他们并没有任何动力去阻止在承办赛事中不断膨胀的花费。“从字面上来说,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并不介意索契冬奥会花费510亿美元,也不在乎巴西举办世界杯花费了140亿美元,因为他们并不是付钱的一方。”

此外,马西森还表示,并没有多少证据可以表明,人们可以从像是足球场馆这样专业的体育设施中获得任何形式的经济效益。

英国足球网站《soccerlens》曾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各个国家想要承办世界杯》的文章,同马西森的看法一样,该文作者也认为一国的经济形势会通过举办世界杯得以改善是一个常见的误解。

作者认为,各国想要申办世界杯的理由,其实与每个国家申办委员会的动机有关。体育经济学家丹尼斯科茨在其报告中指出,承办世界杯不会改善举办国的经济,而从中获得经济效益的却是世界杯申办委员会的成员。像是申办2018、2022年世界杯的美国申办委员会,其中的成员包括了现役和退役的球员、三大主要足球联赛特许经营权的拥有者、足球大联盟的理事、美国足球基金会主席等等。毫无疑问,如果美国成功,这些人会受益最多。

当然,世事无绝对。马西森也指出了近年来的一些主要体育赛事为承办地留下真正积极经济遗产的例子。像是1994年举办世界杯的美国就发了一笔横财,这主要是源于该国大部分的场馆都早已建好。因此,球迷们新被发掘出的兴趣和额外的资金就直接使得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产生,而它不仅取得了成功,在财政上也是可行的。

与之相同的是西班牙的城市巴塞罗那。举办大型赛事也使得这一城市在随后成为了国际上一个更为受到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当前的巴塞罗那是欧洲游客人数第四多的旅游地点,但它在之前却并非如此。

当然,除了经济效益以外,世界杯还会带来很多。《soccerlens》网站指出,像是2010年世界杯的举办国南非,那里的人民并不关心世界杯是否会对经济加以改善,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打破人们对该国安全状况的偏见,并且享受给予他们的这一次派对。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南非人为这一国家成为足球世界,以及整个世界的中心而感到开心。

同样,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也曾表示“足球可以帮助团结俄罗斯人民,提高民族自豪感。因此,从这一方面来看,举办世界杯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并没有被夸大。”

而针对举办世界杯比赛可以获得的利益,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在其官网上也归纳了以下几条内容:

举办世界杯会刺激一个国家建造新设施并对旧设施予以改进,以支持相应比赛在各个级别中的发展;

举办世界杯将会增加在精英赛事、人才发掘以及基层足球中的足球发展计划数量,并提升该计划的质量;

举办世界杯将会增进各个利益相关者彼此间的合作和友好程度。这些利益相关者包括了足球协会成员、政府、以及诸如赛事举办城市、商业合作伙伴、媒体等等;

举办世界杯将会为举办地带来更多的商业活动,并得到来自新赞助商、媒体、广播公司和大型企业的更多投资;

举办世界杯将成为在人民和政府间开展建设性对话的强有力催化剂,并帮助带来积极的社会影响。

针对德国的一些政客以及英国副首相认为俄罗斯因政治因素不应承办世界杯的言论,美国Sportact网站在28日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有力的驳斥了这一观点,并认为,如果俄罗斯举办全球最大足球赛事是不可想象的,那么之前所有国家都是如此。作者通过追溯世界杯赛事的历史,盘点了所有的举办国所经历的那些“不可想象”的事情。

文章作者首先谈到了首届世界杯,这一于1930年举行的赛事由乌拉圭举办。文中称,当时的乌拉圭只是个远离欧洲足球发源地的小国。而这个国家通过向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的每个人承担旅行花费和食宿的方式来进行贿赂,这无疑是‘无法想象’的。”1970年,举办国墨西哥在2年前还刚刚爆发了震惊世界的、致使300名学生身亡的骚乱,1938年世界杯更是在临近举办国法国的西班牙爆发内战,而二战的阴云在当时也已笼罩欧洲大陆。

而关注最近几届世界杯举办国,同样也会发现这些地方饱受争议。1998年承办国法国因在环法自行车赛的丑闻,而使得国家的体育形象受到破坏;2002年联合世界杯承办国日本和韩国此前互为敌人;2006年承办国德国遭遇投票丑闻;而2022年即将举办世界杯的卡塔尔则是出现了贿选丑闻。因而作者认为,以上所有世界杯的承办国如果要被评价的话,都可以用到英国副首相所提到的“无法想象”一词。而如果有些人还坚持他们本身的想法,那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没有办法举办世界杯了。

此外,塔斯社也对俄罗斯将会保有世界杯举办权予以了肯定。其网站援引俄罗斯足协名誉主席和前国际足联副主席洛斯科夫(Vyacheslav Koloskov)的话表示,除非俄罗斯对申办世界杯予以拒绝,或是国际足联取消俄罗斯足协的资格,否则俄罗斯都将照常举办世界杯。

洛斯科夫就这一问题表示:“国际足联并没有章程条款允许一个国家被剥夺举行足球赛事的权利。国际足联有几种方法来惩罚各国足协,其中包括了警告,临时开除以及最终从组织中被开除。一旦被开除,足协就将失去参加和组织国际比赛的权利,但这并不能够威胁到俄罗斯足协。我们并未违反国际足联的规定。相反,我们和这一组织还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据塔斯社报道,国际足联唯一一次更换世界杯举办地是在1986年。在1974年6月,国际足联将举办权交给了哥伦比亚,但是哥伦比亚却在随后因经济原因无法满足国际足联所提出的要求。在1982年10月,该国总统贝利萨里奥贝坦库尔(Belisario Betancur)最终宣布哥伦比亚无法举办世界杯这一国际赛事。(冬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