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元素闪耀卡塔尔

中国元素闪耀卡塔尔

北京时间11月21日0时,卡塔尔世界杯就将正式揭幕。未能从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突围的中国男足国家队再一次缺席世界杯,但从中超外援、执法裁判、球场建造、赞助商到中国商品,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不仅未缺席世界杯,还贡献了诸多亮点。

5月19日,国际足联公布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裁判员名单,中国裁判马宁作为主裁判,曹奕、施翔作为助理裁判入选。3名中国裁判进入世界杯执法名单,创下了中国足球的一项新纪录。近20年来,中国裁判曾两次入选世界杯裁判员名单,但每次均为1人,其中陆俊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担任主裁判,执法小组赛墨西哥对克罗地亚、波兰对美国两场比赛;穆宇欣以候补助理裁判员身份入选2010年南非世界杯裁判员名单,但未参与执法。马宁被认为有望成为继陆俊之后,中国第二位执法世界杯正赛的主裁判。

当地时间11月9日凌晨,3名中国裁判员抵达多哈,在赴世界杯组委会裁判部门报到后,他们就投入到执法世界杯前的备战冲刺中。“执法世界杯一直是我的梦想和目标,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我会尽我所能向全世界展现出最高的执法水准。”马宁在接受亚足联官方采访时说。

随着上海申花外援巴索戈压哨入选喀麦隆队世界杯名单,卡塔尔世界杯赛场上的中超外援将不再孤单,山东泰山外援孙准浩也顺利入选了韩国队大名单。两名中超外援共赴卡塔尔,这也避免了现役中超外援参加世界杯的人数重回甲A时期——1998年法国世界杯、2002年韩日世界杯,仅有巴拉圭的冈波斯(北京国安)、尼日利亚的阿库格布(沈阳海狮)参加世界杯。

史上,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中超外援参赛人数的巅峰,共有9人入选各自国家队的世界杯名单,分别为比利时的卡拉斯科(大连一方)、维特塞尔(天津权健);尼日利亚的米克尔(天津泰达)、伊哈洛(长春亚泰);葡萄牙的丰特(大连一方)、阿根廷的马斯切拉诺(河北华夏幸福600340))、塞尔维亚的托西奇(广州富力)、巴西的奥古斯托(北京中赫国安)、韩国的金英权(广州恒大淘宝),这一数字超过了2014年世界杯的6人。

虽然卡塔尔世界杯只有两名中超外援参赛,但“中超旧将”并不少,比利时队的维特塞尔、卡拉斯科,韩国队的金玟哉、金英权、郑又荣、权敬源,澳大利亚队的穆伊,克罗地亚队的奥尔西奇,摩洛哥的哈默德都曾在中超效力。

在卡塔尔世界杯,中国建造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承办世界杯半决赛、决赛和闭幕式等重要活动和赛事的卢赛尔体育场由中国铁建601186)国际集团承建。作为世界杯主体育场,能容纳9.2万名观众的卢赛尔体育场已成为卡塔尔地标性建筑。2020年12月,卡塔尔中央银行发行的纸币图案中就包含了这座体育场,2022年11月,它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卡塔尔中央银行推出的世界杯特别版纪念钞上。

此外,精工钢构600496)也参与了卢赛尔体育场的建造工作。巨力索具002342)负责执行两座世界杯球场索膜结构体系的设计、供货、安装总承包工作。作为卡塔尔世界杯的LED大屏供应商,洲明科技300232)为卢赛尔体育场提供LED产品与解决方案。中国电建601669)则承接卡塔尔地区首个光伏电站建设工作,保障世界杯的用电需求。

卡塔尔承诺,将举办一届低碳、绿色的世界杯,中国企业为卡塔尔兑现承诺贡献了重要力量,中国宇通客车600066)公司向卡塔尔提供1002台世界杯专用车辆,其中包括741台电动客车。

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世界杯向来具有极高商业价值,在卡塔尔世界杯两个最高级别的赞助商中,中国企业占据4席,分别是万达集团、海信集团、蒙牛、vivo。

2014年巴西世界杯,英利依然是唯一一家来自中国的赞助商。4年后的俄罗斯世界杯,这一数字增至7家,涵盖了国际足联世界杯赞助体系的“国际足联合作伙伴”、“世界杯赞助商”、“区域赞助商”三大级别。除了万达、海信、蒙牛、vivo分列前两个级别,雅迪、帝牌、指点艺境为“区域赞助商”。

卡塔尔世界杯,4家中国企业依然位列赞助商矩阵。其中万达集团为“国际足联合作伙伴”,这一最高级别赞助商共有6家企业,享有国际足联全球合作伙伴地位和品类排他权益。海信集团、蒙牛、vivo为第二级别的“世界杯赞助商”,共7家企业享有世界杯赞助商地位和权益。

世界杯这场全世界球迷的盛宴中,向来不会缺少“义乌制造”的身影。从韩日世界杯流行的五彩假发、响彻南非世界杯的“呜呜祖啦”,以及俄罗斯世界杯奖杯,出自“义乌制造”的世界杯周边产品都留下了独特印记。

卡塔尔世界杯也不例外,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从世界杯32强的旗帜到喇叭、哨子,从足球到球衣、围巾、大力神杯的摆件和抱枕,“义乌制造”几乎占到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的70%。

另据央视报道,在卡塔尔世界杯官方专卖店中,60%的商品由中国生产。由于销量远超预期,专卖店还向官方授权的中国供货商追加订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