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庭:黄万里对三峡的预言被事实证明都错了

张博庭:黄万里对三峡的预言被事实证明都错了

“混凝土重力坝安全性极高,在全世界已有百年实践,还没有瞬间土崩瓦解的溃坝先例。有人担心三峡大坝能否抵御的攻击,这其实早在1958年就是国防议题。因为在当时特殊的国际环境下,首先要考虑三峡大坝成为战争攻击目标的后果。从1959至1988年的30年里,军方和工程部门针对化爆命中和核爆命中、满库时1000米和400米全线溃坝做了大量模型试验,最后确定了最抗炸、不会溃坝的混凝土重力坝型(三角形大断面,坝有多高坝底就有多宽)。退一万步说,假如直接命中大坝,其后果只是把大坝炸出一个大缺口,相当于几个关不上的大闸门而已,不可能发生整个水库瞬间滔天倾泻的毁灭性溃坝。”

“最近在网上流传的有个重庆市的盖公章的小区通知引起关注,通知提示今年洪水可能会达到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位,也即193.38米,要求四楼以下提前做好防汛准备。随后就有人借此拿水力坡度概念在网上说:三峡水库的建设加剧了重庆的洪水。由于存在水力坡度,大坝挡水越多,重庆就淹得越厉害。

这是一个亟须澄清的、违背史实和科学的误导。因为:第一,三峡水库是2003年才投运,1870年1998年长达120多年的重庆洪水历史记录显示,寸滩(位于重庆市下游地界的重要水文站)的汛期水位通常都在160米左右,水位变化和上游洪水流量完全成正比,几次大洪水时寸滩水位都高达190米上下,最高记录是1870年的196.25米。没有三峡前,重庆的洪水位就多次达到这么高的水平,怎么今年的高水位就成了三峡造成的呢?第二,三峡水库蓄水前后的数据对比显示,水力坡度真正影响的范围基本不超过三峡水库蓄水高程的1~2米。国家规定三峡水库的汛限水位是145米,就算考虑上水力坡度的影响,和寸滩160米的天然洪水位也还差10多米呢,三峡水库拦洪根本不会影响到寸滩,更不要说比寸滩地势更高的重庆主城区了。

解决重庆市的洪水问题,必须依靠重庆上游的水库实现拦洪削峰。目前,乌东德、溪洛渡、向家坝三大水库可以拦截长江干流洪水对重庆的冲击,但不能解决綦江、嘉陵江等支流洪水对重庆的威胁。这次洪水流量达80年之最的綦江,如果建有足够库容的调蓄水库,重庆的汛情就决不会这样了。

对于中下游城市来说,三峡大坝发挥了防洪作用。以鄱阳湖为例,长江相当于鄱阳湖向海里的通道。之前没有三峡工程的时候,如果长江水位高,鄱阳湖的水不一定能出去,甚至还会倒灌;有了三峡工程后,长江的水位是可以控制的,把三峡流量减少一些,长江水位就可下调。所以今年鄱阳湖的水位超过了1998年,但因为三峡工程的存在,长江流域安全度远高于1998年。

没有三峡以前,洪旱灾害在人们眼中都是天灾、只能认命。有了三峡工程以后,三峡有时却成了背锅侠旱了或是涝了,上游或是下游,出了问题就有人从三峡这儿找原因。这种思维和逻辑有违科学。”

“上世纪80年代三峡工程能否上马,的确在水电行业内部争议甚大,包括我自己当时也是反对派。但是,现在很多人并不知道,当时一些业内专家反对三峡上马,并不是像黄万里那样认为三峡工程根本不该干,而是认同三峡的价值,但在该何时上马这一时间问题上发生了严重分歧。因为,三峡工程投资巨大,在当时水电都是国家投资、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水电业内很多人担心三峡一旦上马,势必影响全国其他的水电项目。比如,很多专家主张先上虎跳峡、后上三峡,因为两个水库的调节库容相当,但前者的移民压力、投资规模要远远小于后者。后来情况也表明这种担心不无道理,1992年决策三峡上马后,广西龙滩水电站的开工推迟了10年,1996年全国水电开工率是零。但是,现在回过头从国家大局来看,当时集中力量办大事、先干三峡绝对是英明的,因为越往后拖难度就越大,很可能就干不成了。

黄万里先生是我们非常敬重的前辈,他顶住压力、敢于谏言的品格难能可贵,但他当时对三峡的种种预言,被后来的事实证明确实都错了。比如他断定不出10年三峡水库就会泥沙卵石淤死、长江就会断航,20年之内三峡只有投资没有收益等等,都被证实是错的。再伟大的科学家也不可能总是100%正确。可惜的是,黄万里先生2001年就去世了,如果他能看到今日三峡的成就,以他追求科学真理的精神,一定会纠正他过去的错误看法,也决不会允许一些人炮制黄万里神话打着他的旗号断章取义、颠倒黑白、造谣生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